溪夕汐 - 第86章大拍脸,,软软是小s母狗吗+关于抖S和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陶软才不要!

    顾之洲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地问她要不要吃jingye?

    太过分了。

    明明她夜里已经吃了那么多了,下面的xia0x被填满,上面的小嘴也被灌了浓浓一泡……

    现在都下了床,也不是za的时候,她凭什么还要、还要吃那玩意……

    总之就是不要。

    可陶软昨天被男人c的太狠了,现在腿脚酸软,又因为害羞而没太注意,就踉跄着摔了下去。

    地面上铺着厚地毯,这么一摔倒是不疼,只是她没穿内k的xia0x却因这样的动荡而重重摩挲了一下,又痒又爽的,惹得陶软顿时哼y出声。

    “嗯~”

    顾之洲走过来了,陶软以为他会扶自己,就下意识递过了手。

    可顾之洲却没有接。

    他短促地轻笑了一下,而后把手放到了陶软的头顶,温温柔柔地r0u按着。

    他说:“软软,跪过来。”

    陶软不想听他的,可一抬眼看见男人那浓密的黑森林还有那挺立着的巨物以及那张从下往上看依旧清俊非凡的脸,她却不由自主地跪直了身t。

    nv孩的声音又委屈又软:“你要g什么呀?”

    那根赤红se的大ji8被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握起抬高,然后“啪”地一下落在陶软的脸上。

    “唔……”

    有点疼,还很羞耻,陶软下意识就想把脸侧开,顾之洲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好好跪着,不许躲。”

    陶软应该生气的。

    顾之洲这张跟她说话,不带半点温柔,可是听着那淡漠声音,感受着那gu语气,她却不知怎地又sh了xia0x。

    “夹腿g什么?又sh了?”顾之洲一语道破,还带着点轻嘲,“软软怎么这么sao?被男人的大ji8拍脸竟然也能sh,软软,你是个小sao母狗吗?”

    “我没有……”

    陶软的羞耻心达到了顶点,也下意识就想反驳,可顾之洲却又握着大ji8再次拍打了上来。

    “啪!”

    一下,一下又一下。

    拍打过脸颊以后顾之洲就握着柱身把那根大玩意递到陶软唇边,饱满硕大的guit0u在那娇妍的唇瓣上按压着画圈,陶软忍不住又发出了sheny1n。

    “嗯~”

    “小sao母狗又爽了吗?”

    “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小sao母狗……唔!”

    顾之洲掐着她的下巴把yjing再次戳进来了,因为昨天她嗓子被过度使用,这会儿还泛着肿,顾之洲没舍得深喉,只命令她把舌头伸出来好好t1an。

    陶软就t1an了。

    还一边t1an一边哭。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顾之洲的话,而且、为什么只是上面的小嘴吃了吃大ji8,底下的小b就又痒了呢?

    顾之洲之前撸了一会儿,这会儿s的就很快,快要到临界点的时候他把ji8ch0u出来,对着陶软的脸再次撸动。

    陶软羞的闭上眼不看,顾之洲却非要叫她睁开眼。

    她就睁了,然后就看到那根狰狞的大ji8对着自己喷出了jingye。

    “不许闭眼,看着我是怎么s给你的。”

    一gugu的jingye从陶软的额头s到脸颊,最后那一gu又被顾之洲掐着陶软的下巴喂进了她的嘴里。

    “唔……”

    顾之洲爽了,也终于蹲下来抱住陶软,还抚m0着她的脸,轻声引诱:“好孩子,咽下去。”

    那大手就在陶软的脖颈上滑动,陶软根本忍不住,就那样吞了jingye。

    是腥的,带着满满男人的气味,吃完以后陶软眼尾都被b得sh红了。

    “真美。”

    顾之洲刮着她脸上的jingye,把额头上的那些送到了陶软眼睫,又是一道笑:“软软脸上挂着我的jingye真美。”

    陶软的回应是狠狠瞪了他一下,又伸手锤了锤他,顾之洲就拿来sh毛巾帮陶软擦gjingye,又把她抱到怀里哄:“刚才摔到哪里了?疼不疼?”

    陶软继续瞪:“现在你知道问我疼不疼了?”

    顾之洲耐心而又温柔地给她检查,又认真问了一遍:“所以疼不疼?”

    陶软哼哼声:“刚摔的不疼……但别的地方疼……”

    顾之洲明知故问:“哪里?”

    “就……嗓子还有下边啊,”陶软也不要羞耻心了,就直接控诉,“全是被你c过的地方……”

    顾之洲就又亲了亲她,而后亲力亲为地给她下面换了药,又让她吃了管嗓子疼的药。

    陶软也没再说什么。

    顾之洲虽然ji8y着的时候不做人,但平时对她还是很温柔很t贴的,等给她洗漱完以后顾之洲又帮她穿了衣服,后面吃饭也是伺候着她吃的。

    陶软只管转着大眼睛瞪他,质问他:“你是不是准备把我养成残废?”

    顾之洲就r0u着她的脑袋温声哄:“昨天你辛苦了,我心疼。”

    陶软脸一热,又在桌下踢了踢他,撇嘴:“要是真疼我你昨天就不会那么对我啊?还有今天早上……”

    顾之洲搂住她肩膀低低笑了,道:“床上忍不住,你太好c了。”

    陶软眼睛都瞪圆了:“光天白日之下你不要说这种话!”

    顾之洲就又r0u了一把她细neng的脸颊。

    清俊出尘的脸就在眼前,陶软也不由得被蛊惑住了,她到底还是软了下来,跟顾之洲商量:“以后做那种事能不能节制一点啊,偶尔来一次还好,你总这样我怕我承受不住……”

    顾之洲说:“好,我尽量。”

    陶软想着两个人的xa过程,又对b了之前自己看过的小h文,又想到一件事:“还有……”

    “嗯?”

    “你、你是有s8m这方面的癖好吗?”陶软心里有疑惑,就直接问了,“刚刚还叫我跪着,还叫我小sao母狗……”

    顾之洲又笑了。

    陶软微微恼了:“你笑什么?”

    “是你太可ai了,我没忍住,软软,你继续说。”

    这下陶软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她还是继续道:“就、你以后会不会把我关起来,让我给你当小狗狗啊……”

    顾之洲乐不可支。

    “你还笑,你到底在笑什么啊?”陶软气的开始锤他了。

    顾之洲把她乱锤的小手握住,调笑道:“我倒是没这方面的想法,不过如果软软有这样的癖好,我也可以为了你去学习。”

    “我才没有呢!我是害怕所以才问的,毕竟我看的小h文里就是那样写的……”

    眼看着nv朋友炸毛了,顾之洲也不逗了,他把自己的nv孩抱进怀里,跟她道:“我只是有点抖s倾向,并没有s8m的癖好,你是我的宝贝,我不可能把你当小狗狗养的,别怕。”

    “那……你床上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

    “那是情趣,软软接受不了吗?”

    “其实、也还好……”陶软继续说着自己想说的,“不过你在床上太凶了,下次能不能温柔一点啊?”本魰鱂在んǎìΤǎηɡSんμωμ(塰棠sんμ屋)。℃Oм獨鎵哽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