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夕汐 - 第85章爆C小sB,SX+喂软软吃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陶软已经没法回应了,因为太爽了。

    顾之洲的cg给了她数不清的快感,她虽然小被c的x红肿发疼,但仍然能感觉到快乐。

    “啊……啊、慢一点……”

    顾之洲慢不下来了。

    s了好几次仍旧粗y的yjing反复凿开xia0x,那柔neng红yan的地方混杂着jingye药膏还有nv人的yye,被大ji8t0ng捣的时候会激起一圈又一圈的白沫,很langdang,很ymi。

    很能惹得顾之洲发疯发狂。

    于是他又猛c了起来。

    “啊~不可以……嗯、哈~那里、那里要去了啊~”

    陶软上面的嗓子被狠c过,这会儿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哑的,顾之洲听到她这样的sheny1n,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刚才在她嘴里肆意驰骋的画面,便越发地激动。

    “啪!”

    “啪啪啪啪!”

    激烈的cg声在房间里响起,男人粗吼着,yjing不断快速地出入nv孩那sh窄的xia0x,而nv孩被g的只能婉转低y,她红yanyan的xr0u都被男人ch0uchaa的大ji8c的几yu外翻,好不可怜。

    可男人依旧没有停。

    他越g越猛,越c越快,速度快的那ch0uchaa小b的大ji8都出现了残影,直到nv孩被他的强gb上了ga0cha0,x道紧紧夹住了他的yjing,他才低吼一声身子往下一压,伏在nv孩的身上s了出来。

    全s到了她shneng的x道里。

    还是很浓的一泡jingye,此刻全被陶软的xia0x尽数吃下。

    “软软,”从余韵里缓过神后,顾之洲又抚m0着陶软的脸颊问她:“你喜不喜欢被我强j?”

    可陶软根本没法回答了,这时候她再一次被顾之洲的大ji8给c昏了过去。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陶软免不了腰酸x痛,她r0u着眼睛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三点了。

    下午三点。

    都怨顾之洲。

    而把她c成这样的始作俑者见她醒了,还长臂一伸,把她一捞按在怀里,含糊道:“再陪我睡会儿。”

    男人将醒未醒的声音很撩人,还就在自己耳后,陶软被弄的身子一苏,耳根也热了起来。

    不过……

    害羞归害羞,陶软还是注意到了横在自己身上的那条手臂是ch11u0的,而身后的x膛温热,也明显是不着片缕的,再动动身子……感受下自己……

    陶软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人也瞬间清醒了。

    “你、你怎么不给我穿衣服啊?”她恼怒地问顾之洲。

    顾之洲又把她往怀里拢了拢,还亲了亲她的耳朵:“c完怎么穿?”

    陶软明明应该理直气壮的,可是此刻却被问的哑口无言。

    “让我m0m0xia0x好没好?”顾之洲短促地笑了下,又把手往她身下探去。

    “唔、不可以……”

    “软软一开始被我c的时候也说不可以,可后来还不是爽了?”

    “你、你闭嘴……”

    “软软还记不记得自己究竟爽了多少次?”

    陶软气的把顾之洲的胳膊往自己口中一放,发了狠似的咬了下去。

    她才不要记,她为什么要记?

    而且、明明顾之洲昨天都那样欺负她了?怎么今天嘴上还说这些话?

    她就咬了顾之洲的胳膊,打算惩罚一下顾之洲,可是她自己都没发觉,她对顾之洲根本下不了狠手,于是那么一咬,顾之洲的胳膊上也只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这根本不是惩罚,这无异于tia0q1ng。

    于是顾之洲蛰伏在胯间的那根ji8,便又瞬间y挺了起来,还戳上了陶软ch11u0的身t。

    “你、你……”

    陶软又想哭了。

    她错了。

    她后悔了。

    她就不应该帮顾之洲克服心理障碍,她就应该让顾之洲对她y不起来,现在这样的顾之洲也太可怕了……

    明明昨天c了她一晚上,又s了那么多,怎么还能y?

    看着陶软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顾之洲就吻了吻她的颈侧,安抚道:“别怕,你xia0x还肿着呢,我这次不ca0n1。”

    “我才不信你。”陶软声音又哽咽了。

    “乖,别哭,我又不是禽兽,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还欺负你?”

    “你不是禽兽,你是禽兽不如……”

    顾之洲又笑了。

    他抬起了陶软的一条腿,把b0起的大ji8又放到了她两腿之间,问她:“那我现在ca0n1?”

    “不、不要……”

    顾之洲故意顶她还红肿着的x口,挑挑眉:“哦?我不是禽兽不如吗?”

    陶软被欺负的只能改口:“你不是禽兽不如,你最好了……”

    顾之洲:“有点敷衍,软软,你得再说点好听的话?”

    陶软委屈的不行,却还是选择了求饶:“你最好了,阿洲,我最喜欢你了,你、你别c了好不好……”

    “c……”

    顾之洲自作自受非要说好听的,这回陶软一说,他瞬间y的快要爆炸。

    这姑娘怎么这么会撩?

    她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撩人吗?

    顾之洲又在陶软腿间蹭了蹭,而后把她翻过来咬了一口她的大nzi,继而翻身下床,去了浴室。

    他去dafe1j1了。

    浴室的门没有关,陶软自己穿好了衣服,出于好奇,就又去浴室门口看了看。

    顾之洲只穿着一件睡袍,衣裳大敞着,脑袋微仰着,骨节分明的大手在那粗yb0起的地方撸动。

    明明是在做这样fangdang的事,可顾之洲的模样却仍旧很x感。

    果然……长得帅的人不管做什么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吗?

    “在看什么?”顾之洲偏头看了过来。

    陶软yu盖弥彰地捂眼睛:“我什么都没看!”

    “过来。”顾之洲却叫她。

    陶软把手指头打开一道缝,软乎乎地道:“g什么呀?”

    “喂你吃jingye,要么?”本魰鱂在んǎìΤǎηɡSんμωμ(塰棠sんμ屋)。℃Oм獨鎵哽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