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夕汐 - 第84章口爆+软软趴在床上撅着P股乖乖给顾之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顾之洲又y了。

    他又y了。

    单单是想到这一点,陶软就有些想哭。

    怎么能这样啊?

    在梦里t力好就算了,为什么在现实里顾之洲的t力也这么好啊?

    “软软,帮我……”

    顾之洲声音低哑的要命,一开始他还是拉着陶软的小手在自己那根巨物上撸动,后面就又要cx。

    “真的不能再来了……”

    陶软怕的夹紧了腿,说什么都不肯让顾之洲再进一步。

    顾之洲就撩了撩她的而后,拇指沿着脸颊刮到她的唇上,用力一按:“那用这里帮我?嗯?”

    陶软还是妥协了。

    或许是顾之洲为她沉沦在yuwang里的模样实在是太过x感,或者是她就是舍不得顾之洲难受,她还是趴在了顾之洲胯间,撅着pgu跪在床上给顾之洲口。

    “唔……”

    好大。

    顾之洲的这根玩意为什么要长的这么大啊?

    陶软勉强把guit0u含了进去,让那饱满的东西顶着自己两腮,然后再吐出来,抬眼瞪一下顾之洲,又继续给他t1an。

    那一眼饱含春情,给顾之洲看的更y了,马眼里也吐出了一些yet,陶软就拿舌尖在那马眼上打转,把那泛腥的yet全部吞吃入腹。

    味道算不上多好,但也不是难以忍受,而且似乎因为这是顾之洲的东西,陶软竟然觉得这样给他吞吃tye也有点享受。

    “唔……”

    毕竟在梦里练过,这会儿k0uj对陶软来说也不是很困难,她就努力地、乖巧地给给顾之洲t1anji8,t1an完了再含,含完了再尝试深喉,哪怕把自己呛的眼泪横流也没有停下来。

    “唔……嗯~”

    “舒服吗?”顾之洲按着她的后脑勺,抓着她的头发挺了挺腰。

    “呜呜……咳……”

    这下陶软真的要受不住了,顾之洲不动的时候她还能受的住,顾之洲一这样动起来,那对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煎熬。

    陶软被男人扣着后脑勺c嘴,本来不应该承受xa的喉管,此刻却被男人一下又一下地顶撞,再顶开。

    “唔……”

    陶软好痛。

    大ji8再次深入喉管的时候,她疼得几乎失去知觉,眼前也冒出了大片的金星。

    可顾之洲没有停,顾之洲还在c。

    “唔~”

    巨大的yjing在陶软的口中不断出入,那一刻仿佛她上面的小嘴也变成了专门的xa甬道,那里除了被男人用yjing大力ch0uchaa以外,再没有别的用途。

    “咳……唔……”

    最后jingye在喉咙里迸发着s出来的时候,陶软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意识仿佛悬浮在了空中远离了躯壳,直到过了好久,顾之洲拍着她的脸颊叫她“软软”,她才反应过来。

    “咳咳咳……”

    陶软又哭了,可是却没法哭的很大声,因为她的嗓子刚刚被男人过度使用,哪怕是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就火辣辣的疼。

    “很难受吗?”顾之洲把她抱在怀里,温柔地抚m0她的脸。

    “呜……”

    这还用问吗?刚刚他c的那么用力,自己怎么可能不难受?

    “哭的这么可怜,我都心疼了。”

    顾之洲说着就拿纸巾给陶软擦了脸,可擦完以后他却没有真正放过陶软还把大手沿着她妙曼的身t曲线,滑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不过软软怎么又sh了?”

    顾之洲轻而易举地分开了陶软的双腿,把手指陷入那紧致柔neng的xia0x里g弄,果然带出了一手的水儿。

    “回答我,软软,为什么sh?”

    陶软怎么可能回答的出来?

    然而顾之洲似乎也没有真要陶软回答的意思,他就亲了亲陶软的脸颊,而后一路吻下去,从下巴到锁骨,最后再在那脖颈上流连。

    “软软怎么就这么sao?给男人吃大ji8也会b水儿泛lan吗?”

    陶软被欺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只能咬着唇瞪着顾之洲。

    他怎么能这样啊?

    自己会变成这样,不都是因为他吗?

    “你不要再碰了,”陶软忍着嗓子里的疼痛推顾之洲,跟他道,“我要睡觉了。”

    至于顾之洲那些w言hui语,她才不要理。

    可她的不理无济于事。

    顾之洲还是掰开了她的腿,把三根手指并拢在一起,狠狠cha了进去。

    “啊~”

    陶软被cha的身子一抖,xia0x紧紧地x1shun住了顾之洲cha入进来的手指。

    不要……

    她不要了……

    她给顾之洲口就是为了让顾之洲能停下来的啊,怎么现在顾之洲还要捉弄她?

    “你、你放开……”陶软喘着气推拒。

    顾之洲却轻轻一笑,把nv孩的大腿拉的更开,玩她x的手指更加用力。

    “放开什么?软软长了个这么sao浪的小b,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里面的媚r0u又会流水儿又会x1,不就是给男人c的吗?”

    顾之洲怎么这样啊。

    陶软真的要生气了。

    她也不是不给顾之洲c,不给顾之洲玩,可是这都几回了,一晚上她都ga0cha0无数次,顾之洲也s了很多回了,怎么就还要来?

    反正她不要了。

    “你放开、我不要了……”

    陶软挣扎间又碰到了一个y挺的巨物,视线一移撇到了那b0起的赤红,陶软差点没吓哭。

    怎么还能y?

    顾之洲是怪物吗?

    他是xa机器吗?

    太可怕了。

    “我不帮你了,我要睡觉了,我……啊~”

    顾之洲还是cha进来了。

    cha进陶软那汁水四溢的小b,cha到她糜软红yan的x道深处,陶软被顶的眼前出现一片白光。

    “不、不要……”

    “不要就强j你,”男人把她的两条腿架在肩上,边正面c边低下身子咬她的rujiang,眼神晦暗莫测:“软软,我强j你好不好,天天把你锁在屋子里强j,把你的小b里灌满jingye,再ga0大你的肚子,好不好?”

    “软软,好不好?”本魰鱂在んǎìΤǎηɡSんμωμ(塰棠sんμ屋)。℃Oм獨鎵哽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