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夕汐 - 第83章水中开C,温水被带入X儿里+各种欺负软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嗯~不要了……顾之洲、啊~顾之洲你拔出去~”

    任谁被c昏过去又c醒,心情都不会很好,哪怕底下的小浪b被这么c仍然能感觉到快感。

    “软软……”顾之洲声音低哑,他握着陶软的腰,把yjing往外一ch0u,再缓缓送进去,告诉她,“我现在不是在ca0n1,是在给你上药。”

    “骗人~啊!啊~”

    上什么药上药?顾之洲就是在c她啊,上药去床上上,用工具给她上不可以吗?为什么非要在水里,还要用大ji8?

    虽然她好欺负,但是别当她傻啊。

    “唔……哈~”

    “软软喘什么?”顾之洲这个坏蛋明知故问,还颠倒了黑白,“我在给软软正经地上药,软软为什么要用xia0xx1我?嗯?还喘的这么sao,是爽了吗?”

    陶软流着泪锤他,带着哭腔辩驳:“你才不正经……唔、啊~你明明、你明明就是在c我……”

    顾之洲轻轻笑了。

    她让陶软靠在浴缸上,把yjing拔出去大半,只留个guit0u在陶软身t里,然后就把膏药继续往自己的柱身上倒,倒完再t0ng进陶软的身t里。

    “我是真的在给软软上药,是软软身子太浪太sao,才觉得我是在ca0n1。”

    顾之洲说的一本正经,给陶软弄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你怎么这么坏啊……”

    顾之洲抱着她,一边缓缓挺动腰身ch0uchaaxia0x,一边捧着陶软的脸,给她吻去眼睛上的泪痕,还问她:“我哪儿坏?”

    顾之洲c的不狠,也不快,陶软虽然还是有点疼,但总算能好好说话了,她就带着哽咽,慢吞吞地回:“你就是坏……你要是真心给我上药,就、就不会在水里……”

    “这是药浴,里面的水也是一种药物,能给你的小浪b消肿的。”

    “不是……”陶软的哽咽声更大了,“不是小浪b……”

    陶软的反应太有趣了。

    顾之洲太喜欢逗陶软了。

    他捏上了陶软的suxi0ng玩她的rujiang,身下加大c弄力道,还问:“不是小浪b怎么这么会夹?刚才c了你那么久还不够吗?我ji8cha进去你竟然还是紧紧咬着不放……”

    “你闭嘴、你闭嘴。”陶软被顾之洲逗的哭出来一个嗝。

    顾之洲便忍不住了。

    他吻住了陶软的嘴唇,舌头伸进去大力搅弄,底下又跟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啪啪啪开c。

    “啊~唔~”

    陶软不想的。

    顾之洲这张羞辱她,还这样欺负她,她不应该有感觉的,可是……可是下面又爽了……

    被c小nengb好爽,被r0unzi玩rujiang也好爽……

    “啊~”

    “舒服了?”

    “舒服……唔……你就是在c我……”

    陶软还记得这事。

    顾之洲反倒是无奈了,他掐着陶软的细腰,把浴缸里温热的药水儿用ji8带进去,细细滋润着陶软的nengxue,同时承认了:“我就是在ca0n1,软软,我太喜欢你的x儿了,哪怕你睡着了,我也忍不住要c……”

    “不许、不许啊~不许说……”

    陶软又拿手指堵住了顾之洲的嘴,顾之洲却一把叼住那纤细的手指,放到口中用舌尖逗弄。

    “啊~”

    陶软更爽了。

    在水中cx很不一样,这下她下面更润更sh更方便男人进出了,而且男人还会故意把整根ch0u出去再把温水儿顶进她的x,用ji8堵住……

    这样反复了很多次,陶软快要被那奇妙的触感给折磨疯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膏药和药浴起了作用,陶软觉得自己下面的小r0u花没那么疼了,又或者是水流帮她抵挡了一部分的冲撞,这次哪怕顾之洲用力猛c,她也不像之前那么难受了。

    “啊~啊~”

    陶软不委屈自己,觉得爽了,她就放任自己sheny1n了出来。

    “喜不喜欢我ca0n1?”

    “喜欢……”

    “小浪货……”

    顾之洲听到了想听的就持续猛攻陶软深处的敏感点,在这样的攻势下,很快陶软就抖着腿达到了ga0cha0。

    “呼……哈……”

    顾之洲又shej1n去了,白se的jingye混着陶软自身的蜜水儿流出来,浮在那浅褐se的药浴上,场景十分地ymi,陶软看的脸红心跳,x里不自觉地又涌出了一gu水儿。

    这下自然就又带出了jingye。

    “你s的好多……”陶软忍不住喃喃。

    顾之洲一笑,又吻了上来。

    “唔……”

    两个人就那样又亲了一会儿,顾之洲就把陶软抱到了自己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x膛泡药浴。

    陶软怕顾之洲又起反应,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咬唇道:“真的不能再来了……”

    顾之洲说:“好,不来,你安心靠着,困了就睡。”

    水温是自动调节的,就算他们又折腾了这么半天也没有凉,流动的温水滑过xia0x,里头的药物滋养着她被c肿的b,很温暖,很舒服,更别提后面还有顾之洲的x膛给她靠。

    总之陶软觉得很享受,就侧了个身,枕着顾之洲的x膛睡了。

    她被折腾累了,哪怕是在水里,也睡的很安稳,就连顾之洲什么时候把她抱出去,又给她擦g了身t涂了药放回床上她都不知道。

    她是被男人牵着手m0上那y挺的巨物时一个激灵醒了。

    外面天se已经隐约要亮了,而顾之洲牵着她的手放在那根b0起的ji8上,声音沙哑:“软软……”

    陶软直接被吓哭了。

    她甩了手抱着被子往后缩,带着哭腔直哽咽:“这都一夜了,你怎么、怎么还能y啊……”

    ————

    今天我又三更啦!

    还有两更很粗长!

    为什么今天我这么勤奋尼?那当然是因为昨天有小可ai种珠珠求更啊,我都这么暗示了你们懂得吧?本魰鱂在んǎìΤǎηɡSんμωμ(塰棠sんμ屋)。℃Oм獨鎵哽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