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夕汐 - 第3章 教室公开调教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顾学长真的好温柔啊。

    巧克力软绵细腻的口感在口腔里蔓延开,陶软看着顾之洲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泛甜,又有点说不出的难过。

    要是顾之洲没有女朋友就好了。

    那样她一定鼓足勇气追一追顾之洲。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得查一查那张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陶软去了校医院,找到那天给自己看病的女医生问了细节,结果就是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

    被偷拍了私密照这种事,陶软不想跟别人说。

    最后陶软还是无精打采地离开了校医院。

    到今天为止那样的色情消息没有再发来,可陶软还是,烦闷不已。

    她该怎么办呢?

    带着这种情绪,后面的课陶软也没有上好,中午随便吃了午饭以后她就回了寝室,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醒来时陶软发现自己正坐在教室。

    教室布置不像是她现在的大学教室,反而像是高中,可奇怪的是,教室里所有同学的脸都像是蒙了一层影影绰绰的白雾,她没法看清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长相。

    怎么回事?

    陶软咬了一口自己的指尖。

    是疼的。

    又是那种有真实体验的梦吗?

    陶软忽然就害怕起来,她想要逃开,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就像是完全粘在了座椅上一样,根本动弹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陶软惊恐害怕时,教室的门被打开了。

    看着那熟悉的身形,陶软心里一松。

    是顾之洲吗?

    不对……这人的脸上也蒙着层影影绰绰的白雾,根本看不出那是谁。

    太可怕了。

    这场景完全像是聊斋。

    “今天我们来上生理课。”

    那道疏狂霸道的低沉男声又响起来了,陶软被吓得一抖。

    不要……

    她不要……

    难不成她今天又要在这里被强奸了吗?

    “现在,老师需要有个人到讲台上来配合我,请问谁可以来?”

    周围的推荐声此起彼伏:“我看不如陶软吧。”

    “对,就陶软吧。”

    “陶软可以!就陶软了!”

    不要……

    陶软怕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可讲台上的声音还是落了下来:“那么陶软同学,请你上来吧。”

    陶软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支配了,她浑浑噩噩的走上了讲台,又被那所谓的老师抱到了讲桌上。

    “你到底是谁?”陶软哭着问。

    “我当然是你的老师,不然还能是谁?”说着那人就扒下了她的裤子,还把她的两腿大分,对着讲台下面的同学。

    一只手覆盖在了她的软嫩花唇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就是这个地方,叫做逼。”

    陶软被摸的一抖。

    男人就又轻笑了起来:“陶软同学好敏感,像陶软同学这么敏感,这么骚浪的逼,也可以叫骚逼。”

    底下的男同学发出喟叹:“她的骚逼好美啊,老师,我可以上去摸摸吗?”

    “当然可以。”

    说着男人就把陶软用小儿把尿的姿势抱了起来,还走到了讲台上,让她两腿大分地对着全部同学。

    “不要……”

    就算看不清那些同学的脸,陶软也还是能感觉到有无数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巨大的羞耻感让她想要挣扎,可同时她身子又软绵无力,完全挣扎不了。

    “不要……”

    陶软又哭了,可她的哭喊和拒绝无济于事,那男同学的手指还是放在了她的花穴上。

    “好软,好嫩啊。”男同学不由得感慨。

    “你碰的那个地方叫做阴唇,女人的骚逼上有两个阴唇,一个是大阴唇,一个是小阴唇。”

    “原来是这样。”

    “你还可以用两只手,把陶软同学的大阴唇往两边拉扯。”

    “不……别、啊~”

    又一个男同学凑过来,问老师:“里面的就是小阴唇吗?”

    “是呢,你也可以用手指碰一碰,如果上下刮弄的话,陶软同学还会觉得很爽很舒服呢。”

    “不要……”

    陶软哭着拒绝,可还是没法阻挡放到自己小阴唇上刮弄的另一只手。

    “好厉害!老师!那底下这粉粉嫩嫩的小口是什么,它竟然还会流水!”

    “那是陶软同学的骚穴,里头流出来的水叫骚汁,如果你用舌头舔一舔,会发现那骚汁是甜的。”

    “真的吗?”

    “等下我把陶软同学放在课桌上,你可以亲自舔一舔,尝一尝。”

    “太好了,那老师,那你快把陶软同学放下。”

    男人很快就把陶软放到了课桌上,陶软抓着他的胳膊求他:“不要……别这样对我……”

    男人却笑了笑亲了亲脸颊,哄道:“别怕,这次不弄疼你,会很舒服的。”

    男人没有骗她。

    班里的男同学一个接一个的过来舔她的小穴,有的莽撞,有的温柔,却无一例外,都让陶软很舒服。

    陶软心理上想要抵抗,可身体却不由得沉沦,甚至连唇边也不自觉地泄出了几丝哼声:“嗯……啊~”

    阴蒂被身后的男人揉着,腿也被身后的男人掰开着,小穴里的水儿汩汩地往外涌,又被饥渴的少年们轮番舔走。

    “是不是没骗你?”男人又轻笑着亲了亲她的脸颊。

    这时候一个男同学却道:“老师,陶软同学这骚穴口正在一收一缩呢。”

    “哦,”男人语调平稳:“这说明陶软同学的小骚穴欠操了。”

    “欠操?”

    “把男人的阴茎插到骚穴里,就叫操,陶软同学的骚穴想要被男人的阴茎插,就叫欠操。”

    男同学的声音兴奋了:“老师,那我可以用阴茎插她的骚穴吗?”

    “当然不可以,”身后的男人把拉链解开,将滚烫的巨物抵在陶软穴口,又是一声轻笑:“陶软同学的处子穴,当然是先由老师来开苞。”

    ρΘ㈠8,cΘм

    梦里只有男主和女主,剩下的路人和其他人都是男主的意识体,也就是玩弄女主的自始自终就只有男主一个人。

    男主不会把女主给别人操的,但是会弄出各种各样的自己来操女主,就是这么个设定(趴地)

    提前预警一下,这本的男主顾之洲又偏执又变态又神经病,我还从来没写过这么神经病的男主。

    等下会有30珠珠的加更!

    宝贝们继续给我投珠!珠珠不要停呀!冲冲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